人没有贵贱之分,但是有阶层之分。

我读的高中是一所私立高中,学校的设施、环境、教师团队在市里都是首屈一指的,因此有很多达官贵人花钱把子女送进来,如果我没记错,少一分得化六千块,而最夸张的一个哥们差了五十多分。

我家算是中产阶级,当时我穿的玩的都能跟得上普通线,入学后跟一个男生坐同桌,他家特别有钱,一个高中生月生活费都接近一万,那哥们也比较豪迈,每次去小卖部都请我吃东西,在食堂开小灶,往往一顿饭花上百块。

后来我们混熟了,经常一起逃课去校外玩,有时候去网吧玩游戏,有时候去KTV唱歌,大部分都是他掏腰包,有一次深夜我们又翻墙出去上网,被班主任逮了个正着。

高一的班主任是个四十出头的男人,他把我们带回学校,批评了那哥们几句就让他走了,然后把我留在办公室写检讨,我当时很气愤,就怼了班主任一句:我们一起出去上的网,凭什么就让我一个人写检讨?

班主任倒没生气,只是问我:他爸是干什么的,你爸是干什么的?

他爸是房地产商,身家上亿住着别墅,我爸只是个做小生意的,开的是二手桑塔拉,我说:就因为别人有钱,所以你才区别对待么,当老师的应该讲究一个公平。

班主任说:我现在跟你讲公平,出社会了可没人跟你讲公平。

他就算考不上大学,接他爸的班这辈子都不愁吃喝,你呢?你考不上大学,将来靠什么吃饭,靠什么生存,你有啃老的条件吗?

我被这番话呛得哑口无言,只觉得心里有一腔怒火,却不知怎么发泄。

班主任拖了把椅子放在我身后,示意我坐下来,昏暗的灯光下,老师说了那句影响我一生的话,他说:他是放羊的,你是砍柴的,你们俩坐在一起玩了一天,他的羊早就吃饱了,你的柴呢?

班主任的预言在多年后得到证实,那个同学高考落榜后进了他爸的公司,我在大学的图书馆里啃书刷题时,他就已经成了一个小老板,我拿着简历像无头苍蝇到处碰壁时,他就已经步入正轨成了上流人士,开着数百万的豪车,住着梅南山居的别墅,在我和女朋友用团购卷排队吃火锅时,他和他的漂亮老婆正在国外度蜜月,一玩就是两个月。

最可悲的是什么呢?

是我经过多年的奋斗,算是混出了一点名堂,回到武汉时碰见他,悲哀的发现我和他之间依然有无法逾越的差距,他已经是多家地产公司的老板,儿子读的是贵族学校,上的钢琴课是六百块钱一小时。

而如果我有孩子的话,我应该会为学区房烦的头大,如果孩子要报兴趣班,我还得多方衡量找性价比最高的。

富人家的孩子,只要不犯大错,他就可以成功。

穷人家的孩子,只有不断的努力,还要加上一些好运,才能逃离失败。

这就是我想说的,人是不分三六九等的,每个人的人权和尊严都是同等的,但是人有阶层之分,突破阶层的难度,就好比武侠小说中的逆天改命,没有几个人能做到。

高中时我还认识一个男生,他家是农村的,父亲死得早,只靠母亲务农挣点生活费,他从小学习就好,中考分数超过我们学校分数线三十多分,学校为了重点率留好苗子,把他的学费全部免了,每个月还给他发六百块的补贴。

他应该算是我见过最努力的人了,每天都学习到十一二点,宿舍熄灯了他就拿着书去走廊尽头蹲着看,寒冬腊月的时候,寒风透过玻璃打进来,刮在皮肤上就像刀子,他把身体缩在墙角,就像一个执着的雕像。

高考时不算正常发挥,只考了一个211大学,进大学后就一门心思的考研,考了两次终于考上,有时候我站在他的角度想想,他的人生就是一场如履薄冰的前行,每一步都要慎之又慎,每一步都要赌上全力,才不至于掉进寒窟。

那么现在呢?他进了一家还算不错的公司,每个月能拿万把块钱,看起来算是不错了,但是仔细想想,他买不起房子,现在还租着二十几平的房子,上厕所还要去楼下,还要负担两个弟弟的生活费学费,每个月工资一发,留给自己的钱就不够四位数,他说有一段时间他天天吃面条,吃的都想吐了,有一次狠下心带上钱包想出去吃顿好的,走到饭店门口,还是跺跺脚回去了,他还是舍不得那一百多块钱。

在我看来,他那近乎破釜沉舟般的努力,还是没有突破阶层。

人生不是一场冲刺赛,而是一场接力赛,又有多少人能明白?

此后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带着类似仇富的情绪生活,看到那些衣着光鲜觥筹交错的成功人士,心里总是有一种鄙夷,靠天靠地靠父母,靠瞎猫碰上个死老鼠,真正牛逼的靠自己,其它都是纸老虎。

前段时间,那个富同学生了二胎,给孩子办满月酒给我发了请帖,我没有搭理他。

说巧不巧的又在街上又碰到他,他没察觉到我的冷淡,还是再三邀请我过去,说好长时间没见了聚聚也好啊,我只能笑着说有时间就去,心里想你臭显摆个什么啊?

那一天我故意穿得很寒酸,牛仔外套加几十块的运动鞋,头发乱糟糟的也懒得搭理,进酒店后居然看到高中时的班主任,他头发白了一片,看样子这些年也很操劳,老师招招手要我过去坐他旁边,我们在一桌喝了很多酒。

饭吃得差不多时,那同学的父亲过来敬酒,说要感谢老师当年的栽培。

我在旁边笑了出来,等他们喝完后我跟那同学的父亲也喝了一杯,我说:叔叔,我也敬您一杯,孙煜(我那同学)现在也算飞黄腾达了,以后我们都能跟着沾光呢。

老师拉了拉我衣服,他看出我已经醉了,有闹事的意图,同学的父亲笑了笑把酒一饮而尽,拍拍我的肩膀说:同学之间互相帮助,我听孙煜说过好几次你,他说你们是很好的朋友。

我又倒了一杯酒:曾经是,但现在都不在一个圈子了,估计也玩不到一起去了。

我又没有一个富爹,上学随便混混就能混出个大老板…… 老师一把按住我的杯子,用学生时代那种严厉的语气训斥我:别喝了,喝多了就胡说八道。

同学的父亲看了我两眼,又冲我笑笑,拿上杯子走了。

那天我真的喝醉了,我的思绪到处乱飞,一会飞到高中那个写检讨的夜晚,一会儿飞到那个穷同学蹲在墙角看书,一会儿飞到我拿着简历坐在街头喝矿泉水,一会儿又飞到那个富同学结婚时的阔绰场景,到最后,我居然想到小时候看到的电影场景。 《古惑仔》里陈浩南被诬陷,他的那个胖子小弟出来怼靓坤:关二爷面前不分大小。 靓坤点点头,回手就是一巴掌:对,但是分尊卑!

吃完饭后我和老师准备出门,没想到我同学的父亲又追了出来,他拿着一件黑色的羽绒服,递给我说:同学,天气太冷了,你穿的太少,别感冒了。

估计是他看我穿的牛仔外套太单薄,外面北风呼啸,特意拿上他儿子的衣服给我,我愣在原地。

近距离才看到,他手指上有一层厚厚的茧,手臂上蜿蜒着很多疤痕,像是被烫伤的,我说了几次不用,那男人还是温和的把衣服塞给我,笑着和我们告别,要我有时间多找那同学玩。

回去的路上,老师断断续续跟我讲了很多,那同学的父亲也是从基层工人干起的,厂里失火冒死抢救出重要的机器,才被领导重用,慢慢的发家,我那看起来像是纨绔子弟的同学,也比我想象中要努力,每天都要工作十几个小时,白天夜里连轴转,不然怎么守得住家业?

我慢慢释然了,何必把人生看成一场淘汰赛,当作一场友谊赛不就轻松多了。

山上的人多点仁厚,温良恭俭让把路拓宽。

山下的人少点愤恨,抱着平常心慢慢前行。 星光灿烂,我们终能上山。

作者微博Seasee Youl

原文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