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万年来最惨的一位孟婆。

本来小日子还是不错的,每天熬熬汤听听故事,下班后还可以去月老家蹭蹭饭吃。

最大的烦恼也不过就是大家喝汤的口味不太一样,有的人不要加葱花,有的人葱花香菜大蒜芹菜末全要。

我甚至还碰到过有奇葩,问我为什么汤里没有猪肉丸子。

要求还挺多啊! 但前段日子来了位新阎王,虽然长得人模狗样的,却实在是个很难搞的鬼。

并且不知为何,他尤其的针对我。

“这个月,大家表现都还不错。

月老那边结婚率稳步提升,财神那边GDP增长也不错。

还有那谁,花神。最近鲜花市场不错,你那边可以加进催促一下大家开花。” 各路神仙被表扬后,表情都还不错,看着这大气氛,觉得自己也要被表扬了的我提前得意洋洋地昂起头。

我最近的生意也不错,自从和厨神学了新的煲汤法子后,客户满意度那是大大的提升呀。

“孟婆”,阎王顿了一下,我美滋滋地等着被夸,“这个月葱花费用报销过高,从你奖金里扣。”

“?” “有异议?” “没,你说的都对。” 呸。

这个新来的老这样,不是说我报销高,就是说我的领汤处周围孽气太深,甚至连忘川水的水位升高都要怪我。

大家都是鬼!干嘛要为难我啊!

“来碗汤。” “好。” 还沉浸在早上被莫名针对的余韵中没走出来的我头也没抬,递过去一碗。

“调料在左手边。” “葱姜蒜末,小米椒豆腐乳,辣椒油花椒油川椒粉黑胡椒。不错,挺齐全。”

“是啊,不用客气,免费的。” 那人走到我面前,把碗递给我,“给我加两个肉丸,要猪肉的。” “没有。最近猪肉多贵你又不是不知道。再给你们加丸子,我报销费用又要提高了,到时候死阎王肯定又要骂我。

他怎么老针对我?大家都是鬼干嘛呀!

你说他是不是看上我了?在想方设法引起我的…” 我话说到一半,抬头,看到黑着脸的阎王站在我面前。

“引起你的什么?” “引起我的…尊敬!尊敬!” 阎王看着我,把我看的冷飕飕的,还亲眼见证着下一位准备拿汤的小鬼被吓的往后退了几步。

“这句话上一句是什么。” 我皱着眉毛,假装忘记了。

“啊?是什么,不记得了呀。这常年熬孟婆汤,我记忆里也变差了呀!” 阎王喝了一口汤。

“你问我,是不是看上你了?” 我露出尴尬地微笑,刚想摆手否认,就看到阎王放下碗,突然凑近我。

“我说,是。” 我是万年来最惨的一位孟婆。

我把自己的老板完全惹毛了。

至少我自己是这么觉得的。

在经历了上次尴尬的对话之后,阎王对我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。

不要求我加班了,不要求我减少报销了,还有事没事给我送好吃的。

他对我越好,我越有一种马上就要被宰了的感觉。

那天,他又来我的铺子上喝汤,这次我脑袋变机灵了很多,提前给他准备好了猪肉丸子。

阎王咬了一口,“比上次做的好吃了。” “哇!这么难吃你都喜欢?

我可就做过两次啊!这是第…” 话说到一半,我停住了,“上次?我上次做猪肉丸子,可是一百年前了。” 阎王放下勺子,看着我,我也一动不动地看着他。

好像有什么事情,我该记得的却忘了。

“死孟婆,”阎王看着我,“我看你最好给我想起来。” 大概是他太瘆人,吓得我记忆里立刻变好了。

我想起来了,一百年前,那个吵着要吃猪肉丸子的人,就是现在坐在我眼前的阎王。

不过那时候,他还是个刚死的小屁鬼。

“我要吃猪肉丸!我!就!要!吃!猪!肉!丸!” 小鬼在我耳边吵了快三个月,发誓吃不到猪肉丸不投胎。

当然除了吵吵,他还在我耳边问了我很多事情。

比如我多大了,我喜欢吃什么,再比如我有没有属于自己的姻缘。

被他吵烦了的我信口胡说,“我的姻缘可不归月老那个老头管,只有阎王能管我姻缘。

小祖宗,猪肉明天就到,别吵了。”

“那怎么当上阎王?” “很难得。要破九九六十八道关。度过八八九十九个难熬的夜晚,再被真火烧他个五五七十二天。” 后来小鬼喝了汤走了以后,我也就把这事儿给忘了。

我是万年来最惨的一位孟婆。 我被阎王看上了,还被他惦记了一百多年。

不过。 我看看在我旁边认真吃丸子的阎王。

至少他觉得我做的猪肉丸子好吃。

作者:是尤米乐啦